主页 > 品牌介绍 > 媒体报道 >

【独家对话】帕拉奇的浪漫情怀: 把笑容还给人

 法国人帕特里克•帕拉奇(Patrick Palacci)拥有一个源于意大利的姓氏和一张充满地中海风情的面孔。对他的工作而言,这张高鼻深目的面孔并不常露出庐山真面目:他每天的日程都被种植牙手术排得满满当当。意大利血统还在另外一些方面给予他灵感,在种植美学中,他提出的“复杂的极致就是简单”的概念,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美术三杰之一 —— 米开朗基罗。帕特里克•帕拉奇
  当地中海的随性偶遇牙科学和人们熟知的很多故事一样,成功道路的开端总是充满了偶然。17岁的时候,一位牙医搬到了帕拉奇家所在的街区。他向还对自己未来踟蹰不定的少年展示了牙医的工作。“我在想,好像成为一名牙医也挺不错的。”地中海边的随性似乎又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就这样,帕拉奇进入大学,为成为一名牙医而努力。1975年,他在马赛大学拿到了博士学位,但他的求学脚步却并未停歇。1977年,他前往美国,在波士顿大学继续深造四年,研究的领域是牙周病学。1982年,他成为了波士顿大学的访问学者。1985年,帕拉奇回到法国,开始进行骨结合和种植牙有关的治疗。1990年,他的私人诊所在法国马赛成立。在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帕拉奇发表了无数科学文章,参与编写了三本教科书。他在1995 年书写的关于种植牙的硬件和软件修复的专业讨论书,直到今天仍然是牙科相关领域的圭臬。而在帕拉奇看来,在将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个医学院的毕业生成为行业内的翘楚,也目睹了整个行业日新月异的发展和变化。
  “窄种植体”满足患者的美学诉求帕拉奇研究、发展并运用到治疗中的骨结合现象和布兰马克系统,拥有的历史并不长。1950年代,瑞典的布兰马克教授(Professor P-IBrånemark) 研究人类血细胞解剖学,偶然在一项实验中观察到了金属钛可以与活骨组织结合。这一现象被他称之为“ 骨结合”, 并由此奠定了1960年代布兰马克系统(Brånemark System)的确立基础。待到帕拉奇开始诊疗生涯的1970年代,布兰马克系统已经广泛运用到口腔种植领域中。这套系统中的口腔种植体为圆柱形的纯钛金属,表面有螺纹形。配套的种植机和全套工具也有条不紊地发展更新。横亘在帕拉奇面前的,似乎是更进阶的问题。帕拉奇曾经目睹了很多案例,患者虽然通过种植牙恢复了牙齿的使用功能,但是在美学上恢复得并不好。“也就是说,他们不敢笑了。”这在前牙缺失的状况下尤为凸显,特别是种植后,软组织和牙龈的重建往往不能跟上,更是让患者的笑容却步。如何为美学受到挑战的案例寻找替代方案?如何更好地满足患者的诉求?从参与临床治疗开始,这两个问题就始终萦绕在帕拉奇心头。有一天,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到底是要尽量少的牙骨,更多的钛金属,还是反过来,要更多的牙骨,更少的钛金属?”这并不难想出答案。想明白这一点,很多问题似乎也就迎刃而解。因而,帕拉奇尝试采用一种比常规钛金属种植体更窄的种植体,宽度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甚至一半,他称之为“窄种植体”。从2003年开始,帕拉奇将窄种植体运用到临床种植之中。“在牙槽嵴狭窄,骨骼或凹陷数量有限的情况下,采用窄种植体是一种低侵入性的治疗方案。”

  在大约十年的实践中,帕拉奇对452名患者进行了临床治疗,采用的窄种植体达到834枚,没有一枚发生过断裂。除了后下颌骨和上颌骨骨骼高度有限的情况,窄种植体几乎可以用于每一个领域。在试行十年后,帕拉奇除了证明这是一种安全的技术外,更热衷于讨论这一创新带来的良好成效。“窄种植体可以极大地简化和缩短治疗,减少耗时,帮助优化植入位置,保护骨骼和颊侧骨板。”帕拉奇强调,特别是在唇线较高、流动性和美学均有所需求的情况下,在口腔前区的短种植体可以优化治疗结果。

  把笑容还给人们在帕拉奇的口中,除了偶尔蹦出的一些术语,并没有太多艰涩的词汇。他曾经多次担当教育课程的讲师,在他充满法国口音的讲授中,也少有让人费解的艰深词藻。他曾经三次来到中国讲课,并对中国的口腔科学发展饶有兴趣:“虽然我不敢说自己了解很多。”如今,在他位于马赛的口腔中心里,拥有着全球最先进的口腔医疗设备:手术和口腔修复设备自不待言,演讲室和手术室内都有视频传输系统,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可以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同时看到帕拉奇亲自示范的手术。
  虽然从业近四十年,技术和理念不断前进,但在帕拉奇心中,一个牙医的职业操守却从来没有变化:“对患者来说,他们的名字、病情都是最大的隐私,作为医生,这些都不能透露。”无论是在讲课、论文还是教材中,帕拉奇都不忘提醒其他同行:与患者在治疗前进行良好的沟通是最为重要的。“把笑容还给人们,是我们最大的欣慰。”帕拉奇如是说道。

上一篇:实力讲师,一手干货,第二届国际学术论坛等你

下一篇:环球夫人大秀“中国微笑”,“幕后推手”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