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品牌介绍 > 媒体报道 >

【独家对话】美国顶级牙齿修复专家约翰·索伦森

 美国华盛顿大学口腔修复系教授约翰·索伦森博士有着很多令人艳羡的光辉头衔。但无论哪一项荣誉,让索伦森念念不忘的依旧是不变的从业初衷。
 
  学生时代的索伦森毕业于波士顿最好的牙科学校,那是一所学制为3 年的学校。所以他在刚开学的第二周就开始学习牙冠桥临床实验课。在学习了两个月后,索伦森就明确了自己想成为一名牙齿矫正医生。

 
  但当时的牙齿矫正课程是两年制,所以当索伦森修完牙科学校课程后,他选择了为期一年的驻社区综合实习。有一天,他看到一位走进医院的患者,一颗门牙上带着牙根管,医生在牙齿上钻孔并用锉打磨;另外一位患者用牙锉打磨牙齿长达18 年之久;还有一位患者带着同样的牙根管,戴了半年之后才取下。看到这些病人困扰和痛苦的状态,索伦森扪心自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难道现代医学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么?
 
  于是他开始查阅文献资料,却发现没有这方面的相关临床研究,当然也没有找到答案。因此,在驻社区实习期间索伦森针对这一问题做了一些自己的研究, 他翻阅了400 份与牙齿根管治疗相关的历史文献,并得到了有趣的发现。后来他将这些发现用作了最终的实习报告提交给了他想去的那家医院。那是一家洛杉矶的医院,那里的医疗项目是世界上最好的,那里也有着索伦森想要从事的医疗项目。

 
  约翰·索伦森
  美国华盛顿大学口腔修复系教授
 
  填补牙齿修复领域的学术空白
  收到他的实习报告后洛杉矶的医院说医生的职位已经满了,但表示来年会录用他。所以索伦森穿越美洲大陆从东北的波士顿搬到了西南的洛杉矶,并在那里的南加州大学任教,一周给学生上两天课,并结识了学校里的一位医生。
 
  索伦森给这位医生看了他的发现,这位医生觉得很不错,于是将索伦森介绍到了生物统计站。但是生物统计站的专家认为虽然他的发现很有价值,但支撑发现的样本数量还远远不够。因此除了一周3 次实习和几天上课之外,他开始收集样本数据。最后索伦森收集了1300 份牙齿治疗数据,这足以支撑他的发现。
 
  再后来索伦森发表了3 篇文章填补了该领域的学术空白,也正是这3 篇文章改变了医疗界修复根管牙的逻辑。从此以后,凡是要研究牙齿修复学的人要么读索伦森的那三篇文章要么系统地学习相关课程。也就是在这三篇文章发表之后,现代医学至少可以回答索伦森提出的临床问题了。
 
  当时已小获成功的索伦森打算一边实习,一边做兼职工作赚钱,但很快他发现这样无法在学术上取得进展,于是他决定要成为一名全职学者。这就是为什么索伦森最终选择学术教育和研究工作。也正是这样的选择,让索伦森在两个重大方面填补了学术界的空白。
 
  一个是根管牙修复,另一个是用陶瓷修复方法取代以前金属修复方法。从1985 年开始,索伦森曾一度从事于陶瓷修复相关的生产、实验和大量的临床研究工作。他对所有主要陶瓷系统的研究有12 到14 份。此外,索伦森还跟一些植牙公司合作过,在合作过程中,他们于90 年代共同发明了基牙。目前,索伦森仍然在和这家生物牙科公司合作,利用数字化操作流程进行牙齿修复及其他相关治疗。
 
  现如今的索伦森博士已经发表了80 余篇研究性文章、135 篇研究性摘要。他在33 个国家被邀请进行过多达150 多次的演讲,以及300多次的培训、实操与病患治疗等课程。
 
  创新性的教学研究方式
索伦森博士不仅是华盛顿大学口腔修复系教授,还是仿生学生物材料生物力学和技术实验室主任。在此之前,索伦森教授是太平洋口腔研究所的创始人及理事,期间从事全瓷口腔修复系统的临床试验、口腔材料试验以及继续教育项目。同时,索伦森教授持有美国修复专业委员会认证文凭。其曾是ODA Centennial 修复口腔教授以及俄勒冈健康与科技大学口腔临床研究中心主任。
 
  在这么多家单位和从事的工作中,华盛顿大学给索伦森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在他看来,华盛顿大学有一些来自不同领域的世界顶级的教授。在修复牙科材料学方面,很重要的一点是即使自己很博学,但在这里也照样能够从别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华盛顿大学是索伦森工作过的第3 所大学,他觉得对一名教员来讲,合理分配时间非常困难:“你应该花多少时间给学生上课,花多少时间自己做研究,花多少时间治疗患者。要平衡分配时间是一件很难的事,有许多学校都只注重做研究而不关心学生的学习。而在华盛顿大学,教学主管博格博士将学生教育质量列为学校的首要核心任务,这所学校之所以出名也是因为它对学生开设的一些课程。”
 
  “ 比如说, 这里的牙周病学课程,畸齿矫正学课程和牙髓学课程。我们知道一名医生很难因善于给学生上课而出名,但是给学生上好课是我们教学主管定的首要工作任务。所以我觉得他聘请我的主要原因是让我改进完善学校当前开设的临床操作实践课程。”所以,来到这里之后,索伦森组织了22 位相关人士,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对临床操作课程的整个过程做了研究分析。这22 人当中包括牙科专业学生、老师、学校管理层等。
 
  他们从第一个环节,也就是患者与学校取得联系预约诊断时间的环节开始,对36 个环节中每个环节对患者的治疗都做了详细的研究,包括患者预约、扫描检查、治疗计划再到实施治疗等。实际上,起初学校还邀请了专业顾问帮助他们,在他们的帮助下索伦森及其团队开发了非常科学的系统专门用于评估自己开展的项目。
 
  此外,他们还对临床操作的数据做了详细的分析。然后,在2012 年和2013 年两年时间里,通过分析数据,他们逐一找出当前存在的缺陷并对整个临床操作过程进行完善,从而使得它更加有效,更加符合患者的需求,也更加成熟。操作流程得到完善后,学生就会更加为患者着想,因为之前出现过有患者在整整一年都未得到有效治疗的情况。
 
  华盛顿大学的学制是4 年,前两年学生主要学习临床前的基础科学,后两年主要学习临床相关课程。华盛顿大学属于综合性大学,所以索伦森培养的学生应该能够治疗所有牙科病症。但是,索伦森认为在这一点上还存在问题。为了达到上述目标,索伦森的实验室几乎变成了一个杂货店,什么都得学,有的学生需要做牙冠,有的要做牙锉,有的要做齿桥。第三年主要教学生制作操作规程,包括如何制作冠牙体预备,如何制作3 功能复合牙锉,如何精确测量等等。
 
  因此索伦森对课程计划做了改变,学生首先学习为期12 周的牙齿修复学相关知识,每周9 节课,在这段时间不学其他知识,只专注于牙齿修复学。在这个阶段,每个班只有8 位学生,所以老师能够很好地了解学生的情况,在老师的带领下,学生不断重复学过的知识,通过重复将它们烂熟于心。
  
  此外,在平时上课之外,索伦森还在早晨开设了讲座,每周四天,专门讲授相关背景和理论知识,后期还会涉及到患者治疗相关知识。最后一个讲座是关于牙齿修复学,在12 月18 日下午,也是学期的最后一天。
 
  这样一来,那些本应该是3年级的学生就不用再在临床课程方面花5 个或6 个月时间了,在新的课程计划下,他们已经属于4 年级学生,还有3 个月就能毕业,因此大大加快了对学生的教学进程。这样一来,学生也就不用学习制作所有的规程,只需要学习其中部分规程的制作。后来索伦森对夏季第一批学生在8 个星期制作规程与以前旧的课程计划进行了比较,发现在新的课程计划下,学生对患者的治疗频率比以前高出9 倍之多,这证明了经过修改完善的课程规划更有效率。在新的课程计划下,在保证学生获得更多经验的基础上大大缩短了教学时间。在新课程计划下,第三年的教学目标是让学生熟练掌握那些他们所学过的规程制作。在第四年,学生主要进行全科实习。在实习中,他们需要将所学的知识综合运用到实践当中。在实习中,他们需要对患者进行全面治疗。以前,在第四年,学生是去不同的部门进行分部门实习,而现在学生进行的是综合全科实习,同时包括修复牙科、牙髓学和牙周病学相关实习。
 
 
  中国牙科的黄金时代:
  现代材料及数字化技术的协同效应
  现在的外科修复操作,与过去相比,变得更加的可预测及令人满意。所有元素(材料系统、口腔种植以及数字技术)结合后的操作流程及临床结果要比单一元素好得多。这些创新性技术的结合,能改善从诊断、现场评估、治疗计划、手术计划、引导手术种植体放置、临时修复体制作以及最后的基台、义齿制作的整个过程。无论是进行外科手术还是进行口腔修复,口腔操作的效果及操作技能都取决于标准化流程的开发。数字技术使得虚拟种植手术及设计、临时义齿切削或治愈基台定制变成了现实,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病人进行手术之前。最好的数字技术实现了3D 及实时交流。
 
  在索伦森看来,牙科行业在中国当前拥有着巨大潜力,也就是说当前正是拜博进军中国市场的黄金时期。因此,他觉得牙科行业在中国有很大发展机会,但还需要做很多工作,首先需要建立一批高质量的牙科学校用于培养牙科医生。“我认为中国牙科产业的发展潜力很大,当前中国正在快速发展,过去30 年的发展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如果现在开始发展牙科产业具有后发优势,能够采用当前世界上的先进技术,起点较高,而不像30 年前。所以,虽然中国近代以来发展落后于西方,但中国在各个方面,包括牙科产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这是不争的事实。”
 
  目前,索伦森及其团队已经与拜博就共同发展教育项目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沟通。索伦森认为,未来需要建立一套系统化的方法和模块化方式专门用于培养牙医,而拜博在牙冠制作、模型制作和校准调节方面做得最为突出。而索伦森表示自己只是在学校实践方面建立了标准,所以他在期盼与拜博进一步扩大合作,帮助拜博建立培训项目的相关标准。
 
  现在,索伦森教授正在探索、整理现代可行的材料系统、验证数字流程(如口内扫描、各阶段口腔种植体外科修复设计及铣削)的精确性及限制性。他展示了这些技术如何与常规的操作结合,以提升控制性、可预测性、标准化以及临床效果,以及开拓出一种与传统口腔修复方法对等,或比传统口腔修复方法更好的口腔医学。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会进一步合作的原因。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所在地)是美国离中国最近的一座城市,那里有飞往中国最快的航班,这有利于我们之间的合作。”

上一篇:“我给了孩子生命,梁娜医生给了她美好的未来

下一篇:守护全民口腔健康,助力健康中国建设——黎昌